高级搜索  |  搜索帮助
教师服务-作者访谈
王红梅 寂寞的耕耘者
2011-06-10 10:43    
  

 

     王红梅 吉林长春人,1968年出生,教授,硕士生导师,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师,长春工业大学教学名师,国家级精品课“计算机学科概论”和省级精品课“数据结构”主讲教师。近5年编著教材8部,主要有《数据结构(C++版)》《算法设计与分析》《计算机学科概论》《程序设计基础——从问题到程序》,其中《数据结构(C++版)》获教育部普通高等教育精品教材、“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中国大学出版社图书奖首届优秀教材一等奖,以及吉林省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

    本报记者 孙梦姝
    
    王红梅编著的《数据结构(C++版)》立体化教材累计重印26次,发行量超过10万册,被国内近100所院校选做授课教材。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吉林大学的刘大有教授这样评价她:“一不是名校,二不是名人,编写的教材能有这样的发行量全是因为教材本身写得好,准确地把握了学生的认知规律和教师的教学需要。”那么,王红梅是如何进行教材编写和研究工作的呢?带着这样的问题,笔者采访了王红梅,她向笔者讲述了她从求学到去一汽工作,最后回到学校教书的经历。在她描述讲课和编书的话语中,笔者能深深地体会到她对自己教学工作的热爱、对编写教材工作的热情。
    亲其师而信其道
    1990年,王红梅从吉林工学院(现长春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精密铸造分厂,这是当时一汽的一个较小的分厂,共有100多名职工。在工厂工作的三年期间,她用当时流行的数据库开发工具dBaseⅢ开发了一个小型的生产统计管理系统,她每天用自己编写的软件进行各车间生产计划的录入,生产日报的录入,生产日报、周报、月报的统计输出以及生产计划的录入分配等工作。但这份工作始终不能让她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她感觉还是学校的环境、氛围和工作性质更吸引她、更适合她。于是1993年她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吉林工业大学(现吉林大学)计算机系攻读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她回到了母校任职。 
    王红梅回忆道:“可能我与教师这个行业有缘分。从小学时代起就充当小老师,而且这个小老师非常‘开源’,我经常给同学讲题,帮老师批改作业,甚至包括批改考试的卷子、代老师写同学的期末家长通知书,由于老师的信任,给了我很多锻炼的机会,提高了自己的思维能力、表达能力和文字能力,想来这些也为现在的教师工作打下了基础。” 
    教师的威信不体现在教师的职务和地位上,也不体现在教师严肃的面孔和高傲的表情中,而是体现在教师的人品、学识、才华、适当的教学方法和师生的交流中。王红梅认为,向学生学习,才能从学生中汲取知识、智慧,改善和丰富自己各方面的知识积累,使自己不落后于时代,使自己和学生之间没有代沟;向学生学习,才能学习初学者的认知规律,从学生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实施自己的教学过程,使自己成为一个有经验的教师;向学生学习,才能使学生“亲其师而信其道”,使自己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教师。因此她感慨道:“感谢我教过的学生,尤其感谢那些课上课下同我交流、向我请教问题、与我探讨问题的学生。”
    心存敬畏 辛勤耕耘
    王红梅对待学生用的是真心,对待教材的编写用的是敬畏之心。教材是教学的核心载体,教材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教育教学的质量,我国老一辈教学工作者对于编写教材都是极其谨慎和认真的。王红梅秉承着这样一种信念:“编写教材应该持有强烈的敬畏之心和谨慎之感,在自己没有真知灼见时不动笔,落笔写出的内容一定是自己深刻理解的,完稿后不是十分满意就不会交稿。”每当看到读书的学生,她都在想:“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编写教材,这样才能对得起用心研读的学生。” 
    王红梅在2005年编写了《数据结构(C++版)》,这是一套立体化教材,包括《数据结构(C++版)》《数据结构(C++版)学习辅导和实验指导》《数据结构(C++版)教师用书》《数据结构考研辅导》以及相应的教学课件、教学网站和教辅光盘,这套立体化教材提供了全方位的整体教学解决方案。此后她从2006年开始陆续编写了《算法设计与分析》《计算机学科概论》和《程序设计基础——从问题到程序》,现在王红梅的主要目标是把这3本教材都建设成精品立体化教材,她的人生目标是把主讲的每一门课的内容都能写成独具特色的精品教材。 
    王红梅能够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编写8本教材,且单本教材的销量都很好,除了她具有较强的教学改革意识和较高的教学水平等因素,辛勤耕耘、认真谨慎应该是一个更合理的解释。王红梅编写的教材无论是在概念的描述、实例的选择、知识的前后衔接、内容的组织上,还是在对教学内容的理解、教学目标的实现以及教学方法的运用上,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且所有程序都亲自上机调试,所有例题习题都亲自完成,书稿完成后要通篇修改5到6次。她说:“汉语博大精深,用错便会产生歧义。在编写教材的过程中,我真正体会到了‘呕心沥血’这个词的含义。”
     提升自我 服务师生
     王红梅对如何编写教材有着自己的体会:首先要提升自我,在达到一定的水平后才可以编写教材,其次是教材必须实现两大基本功能,一是服务教师,二是服务学生。 
     教师编写教材是对教学内容、教学经验和教学心得的自我总结过程,对教师而言是自我提升的过程。这个过程要得到升华,一定要用心去写,不能敷衍马虎,更不能粘贴拼凑。换个角度来讲,教师如果将准备授课的教案提升到编写教材的高度,那么假以时日一定会编写出独具特色的教材。 
     如果说提升自我是靠自己的努力可以达到,编写教材则是一项系统工程,这项工程是否能获得成功,主要取决于是否满足教师和学生的使用需求,用计算机的术语来讲,教师和学生就是教材的用户,编写教材前要进行充分的需求分析。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位教师都像编写教材那样去准备授课教案,因此,编写教材的作者就要知道任课教师需要什么样的教材。如何获得教师的服务需求呢?王红梅谈道:首先要研究课程,不仅要研究开课目的、教学目标、课程特点、重点难点,而且要研究该课程在课程体系中的地位,与前驱课程和后继课程之间的联系等;其次要研究表述方式,作为一个有经验的教师,应该熟知课程的重点和难点,应该知道从什么角度、以什么形式、用什么方法去讲解这些重点和难点,在讲到某些问题时应该把相关知识点衔接起来,引导学生融会贯通,在讲授知识的同时应该渗透对学生能力的培养;再次是提供可组织的教学素材,不同的学校有着不同的培养目标和教学定位,相应的课程就有着不同的教学内容和侧重点,为了方便教师使用,还需要模块化的教学单元、可拆分的课件、可选择的实验等各类可重新组织的教学素材。 
     教育部原部长周济曾说过:教育应该以学生为本。教材是服务于学生的,必须以学生为本,毕竟学生是受教育的主体,学生是教学效果的直接体现。如何获得学生的使用需求呢?王红梅认为:首先要分析教学对象,了解学生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规律,知道学生对于哪些知识点不容易掌握,为什么不容易掌握,需求分析的主要手段就是不断地和学生沟通;其次是避免晦涩难懂,学生是因为要学习才使用教材,是因为自己想不明白才去看书,教材中该写清楚的地方就应该不惜笔墨,清晰地展现问题的求解过程;再次要注意图文并茂,在教材中适当地构造一些图示说明和穿插一些实例说明,而不应该只有大篇幅的文字,总而言之就是增强教材的可读性。王红梅始终坚持从学生中来到学生中去,从教学中来到教学中去的编写思想。因此,她编写的教材能够准确地把握学生的认知规律,并能循序渐进,深入浅出地教会学生知识。
     认真做事 简单做人
     编写教材是件很辛苦的工作,需要编写者耐得住寂寞。教材的编写虽不及曹雪芹的“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但一本书从构思到形成基本思路,再到完成初稿、修改完善以至学生试用,最后到出版,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流淌在键盘上的不只有汗水,更有心血、健康、时间和精力。如今高校的教师评价体系更看重发表论文的数量和质量,申请纵向课题的层次和金额,但王红梅说:“我喜欢教学工作,看到自己的教学经验和心得体会变成铅字并出版成书,我会感到满足与快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才能把自己的才智、兴趣、理想、追求和人生价值融为一体,做自己喜欢的事,才会让自己更投入、更用心,才会让自己有更好的心情,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有价值的。” 
     王红梅潜心研究教学,在编写教材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作为一位母亲,她也没有忽略对孩子的培养。提起孩子,她的眼里充满了幸福和骄傲。的确,正在上初二的女儿是校学习部副部长,考试经常拿学年第一,而且兴趣广泛。王红梅说:“最欣慰的是我的写作过程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带动了女儿,家里常常有我和女儿相伴看书的场景,认真做事、简单做人也成为了女儿的座右铭。” 
     作为一个女人,要想事业有成必须付出更多的辛苦。王红梅在女儿上小学之前除了完成教学任务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事教学研究工作,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两件值得欣慰的事情:一件是她到学校工作的第三年,在学校的中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另一件是在日常的教学工作中认真教学、勤于思考、总结积累,为以后编写教材奠定了基础。随着女儿慢慢地长大,生活的担子也渐渐轻了,她想把耽误的时间找回来。她回忆道:“女儿上小学期间是我工作最拼命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是女儿睡觉了我才能打开电脑开始写作直到深夜,女儿有篇作文写道:‘每天晚上都是伴着妈妈敲击键盘的声音入睡’,晚间写作,白天还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那段时间感觉真是很累。”有一天她陪女儿上完乒乓球课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和女儿一起散步,看着街上华灯初上,人们悠闲地散步聊天,她有种神情恍惚、恍若隔世的感觉,不禁鼻子发酸,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使得她感慨良多。但是,她坚定地说:“作为一个女人,拥有事业的人生才是真正美丽的人生,虽然会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但我会在教材编写的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的确,王红梅的教材写作事业才刚刚开始,为了她热爱的工作,为了她喜爱的教学工作,她会继续埋头写作、在三尺讲台上辛勤耕耘。 
 
 
 
Copyright(C)清华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35462号 联系我们